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339|回复: 29
收起左侧

这些诗都被我列入禁诗(3天后立删)

[复制链接]
埂夫 发表于 2017-5-16 20: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黑玻璃

埂夫

我看见了法国
巴黎的夜晚
一小片
一片黑玻璃
贴在手机上
夜空如此之近
似乎伸手
就能摸到
她的床
摸到暗中的巴菲儿铁塔
整个法国
在一场暴雨中停电了
夜空下沉睡的巴黎
没有打呼噜
没有了香水味
只有腐烂的味道
一个黑色的人凑近耳边
说整个巴黎
此刻只有她一人
没有睡去

20170317


狗累成人了

埂夫

昨晚入睡前
望着窗台
写了一首诗
像咽下了一块冰
跟前天
写在街上的诗
开头同样急躁
结尾如此冰凉
比大前天那首
多了一张脸皮
上周日
去屠宰场玩有感
现场吟诗一首
屠夫笑掉了下巴
都想放下屠刀
立马写诗了
最近诗性勃发
早上醒来
五分钟写
一首起床诗
从诗中爬出一条狗
都不像狗了
都累成人了
眼睛充血
四肢下垂
路上写了一首
打破世界吉尼斯
操诗记录
写诗最短时间的诗
仅用三秒
如下:

《无》

作者:埂夫



20170318



草莓味的夜晚

埂夫

有人在纸上
留下泪水
铁轨在远方敲打着夜色
记不清那天晚上
小刚唱的歌
不是黄昏那首
那年窗户是关闭
还是敞开
白被单滑落在右边
或是左侧
袜子一只在桌下
一只去了哪里
隔壁的铁铺响了没有
只记清楚慌张
慌张得有些夸张
胸口快要崩开了
此刻想起来
手还湿漉漉的
有草莓的香味

20170217


在饭桌上放牧

埂夫

他们向同桌打听
从南方去北方的路线
川北的大巴售票站
全世界的嘴巴
此刻都盯着他们
女人左手搂着孩子
男人用右手给孩子喂面
孩子在饭桌上放牧
一对白云般的小绵羊
它们有时奔跑或是
轻易地飞上天空
面馆里她的欢叫声
让他们显得难堪
像是怕吵到了谁
匆匆喝完剩下的面汤
牵着孩子的手朝外走
而看起来更像
孩子牵着他们的手
走向午后的人行道
这是一家三口
在阳光下匆忙赶路
争气的孩子替她的妈妈
长全了完好的右腿
替她的爸爸
捡回了一条左胳膊

20170123


栅栏里的拳头

埂夫

有人走过
楼上有时传出口哨声
或许怒吼
走过的人
多数扭头朝上仰望
暗黑的窗户
只能望见一对
抓紧不锈钢栅栏的拳头
某个胆小鬼害怕拳头
突然砸下来一样
躲闪而过
更多是满脸雾水
永远看不清那张吹口哨的脸
从前次拳头
朝邻家的妹子吹口哨
妹子恼火地
冲他回吹几声之后
再不见拳头向走过的人
吹口哨或许吼叫
而是改成喊名字
走过一个女孩他如同
被雷劈的
兴奋地高喊姚碧
像是满世界都是他的邻居

20170305


巴菲儿铁塔的罚单

埂夫

交警卡死了
他的轮胎
这回主也拿不定
主意了,他点头哈腰
要是有尾巴
也摇了。他说着什么
将右手搭上交警
牛背般结实的肩膀
像万年交的兄弟
交警实在高啊
一米八几肯定有
我都能感觉
他在仰望雷峰塔
或是巴菲儿铁塔
是不是像旧社会
空投纸张一样
飘下来一张罚单

20161229


黑色的贝多芬

埂夫

黑白头像
黑色的贝多芬
夜半窜进来的陌生人
突然邀请视频语音
接受后是个黑色的视频
我盯紧黑屏幕
要从中盯出个人影
盯出那个叫贝多芬的人
盯出他的蓝眼睛
满头的银波浪
月光下来回拉动的脖颈上的刀
盯出一个无聊的贝多芬
此刻我躺在宽大的床上
像被放倒在冬夜的广场中央
当然除了揉眼睛的声响
棉被中缺氧性的深呼吸
他一无所获
两个在漆黑的世界摸着黑
以黑沉默对话的人
以黑相赠的人多么可怕
沉默的贝多芬
无聊的贝多芬
整整三分钟了
连琴键也没哼一声
只有,或是一只烟头
在漆黑中充当盗版的星星
喇叭在遥远的地方鸣叫
哒哒哒是钉子被捶脑壳的声响
那翻动的是什么
什么和什么碰撞
也可以是摩擦
也可以是火车跟飞机。
后来是钥匙从腰间滑落地上
是有一件外套被甩飞了
是鸟在天花上扑打着翅膀
是他的窗外下着暗黑的雨
是嘴巴在吞咽坚硬的空气
是无声的咆哮在心里憋着血
是高响曲没奏响瘫死在空寂中
是被窝里挥霍着的廉价的青春
是一头花豹在跳板上练习飞翔
是笔在信封上写着某个国度的住址
是衣柜被推开将骨灰盒塞进去了
是自己酿造的烈酒将自己喝空
是一只木桩在夜里枯坐
魂灵在地府玩手机
电波发出的声响
是吗我说喂喂喂
然而电波里的贝多芬
依然默不作声
我说喂喂喂失聪的贝多芬
你听见我吗
你看见我
我的眼睛了吗
我是王xx
此刻一个呵欠
重重地打在我的耳光上
我能感受到一股
熬夜上火的热气哈在我的脸上
打呵欠的贝多芬啊
午夜的贝多芬
你困了吗
你到底在干嘛
你到底是男贝多芬
女贝多芬小贝多芬
还是老贝
你有一只受伤的手指吗
耳朵灌满莱茵河的冰水吗
你到底长着一张贝多芬的面孔
让我猜想不透的贝多芬
你认识我吗
我们握过手吗
彼此有过问候吗
像陌生人一样
在某座城市某条街道
只是擦肩而过也算
我叫王xx也叫埂夫
我是一名中国的诗人
嗤!一个不知道来之你
还是来之遥远的漠视
这是委婉的点赞啊贝多芬
我听见你的手在抖动
并非演奏的抖动
或许手机玩久了
左手或右手我没听清楚
或许像你累垮的耳朵
你已经没有了手
我已经胆小如鼠的贝多芬
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你已经没有了风格
就像我微信列表中
这群好友,比如
里尔克,高尔基,甘地
安徒生,爱因斯坦,拉娜特纳
他们也都已经没有了风格
昨天赫本也加我了
找我去乡下骑单车
李白不喝酒了喝天地一号
弗拉曼克向我讨教如何让一张床
甩掉一个人的秘诀
毕沙罗想在我的胸口上
种下一片黑色的森林
一条流往蒙马特大街的溪流
这些天我忙于准备锤子和火药
要陪卡夫卡去炸开城堡的大门
要是你有兴趣可微我。
满15赞将获赠一只冷冻的乌鸦
沉默的贝多芬啊
给我一个回复吧
那怕放个屁也好
黑色的贝多芬啊
夜深至完全淹没了
世上所有的物种
我困啦不陪你玩黑了
手机快没电了
再见了吧贝多芬
晚安了吧贝多芬
我好友中不缺一个
暗黑中无声的演奏者
或许我们都应该回到各自的暗中
等待这个世界将我们拉黑吧

20170115


降妹十八掌

埂夫

论资格
他称得上资深人士
把妹把出了级别
至少六颗星
然而他说,一个女人
并不算漂亮
在一排笔挺如僵尸
坐在流水线前的女人中
她也不醒目
而她低着头默默的感觉
让他想起徐志摩
想起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正是他想把她的初衷
然而说尽这个世上
所有的甜言蜜语
并未能将她拿下
后来亮出多年修炼的
降妹十八掌
附带长达数页的e-mail
读来可谓,鬼泣神嚎
才让她上了钩
事实他只是怀着垂钓者
闲玩罢了的心态
原来这是一条可以让
整个大海翻涌起来的鱼
此刻他说
当她走向桌子倒茶时
臀部左右巴掌大的黑疤
像暗黑的马戏团
铁笼里突然走出一只熊猫
让他大感意外
难怪手感
如同风化的略显粗硬的胶皮
那刻他突然失语
想起她跟他说过的

像他可怜的妻子

20170115


日和被日

埂夫

让人流鼻血的女人
将一条街
扭成了性感的蜈蚣
让我突然想起一个字

不是太阳
是一个充满力量的字
也可以是一个猛烈的动词
在我眼前随即
浮现AV的某种画面
男角瞬间换了人
整个剧情始终
围绕着一张床
或许一块草地推进
无数次我
总把自己当成某个角色
然而总排在被字辈中
这个世界就是一块大银幕
一切在日中进行中
日出天黑
日出新世界
日出新新人类
我看着街上往来的人啊
都成了银幕上的配角
都长着一张日
和被日的无辜的脸

20170106



冰凉的老虎钳

埂夫

老头很老
老成了一个老芋头
手劲大得可以
跟他手中的老虎钳较劲
眼睛像他的万能钥匙
一样闪着光
不是泪光的光
当他将一把新钥匙
交上我手里时
我发现钥匙
是冰凉的
跟我丢失钥匙
满世界寻找没门时
感觉一样冰凉

20160106


献给你的感谢信

埂夫

不管怎么说
我要谢谢你!
谢谢!
谢谢!
非常感谢!
嗯再见!

20170106

红布

埂夫

牛在湖岸
脸蒙着红布
草地好绿啊红布好红
牛喷出来的血液
让牛般壮实的人
脸上也蒙上了红布

20170108


T台上的屁股

埂夫

春季的年会上
厂方邀来北方的模特
表演内衣秀
雪白圆润的丁字屁股
像是汉白玉琢的
油光可鉴
这群白玉屁股将年会
推上了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在持续的欢呼中
随着音乐的强节拍
另一群模特登台
高胖矮瘦不一而都正年轻
追光灯追赶着她们
她们追着光
开始一年中
业余操练的走秀
每个人都长着上春晚的脸蛋
羞怯仍旧难以掩饰
T步走成了踢步
都秀成秀霸了
当她们往回走时
整个舞台为她们亮起
所有的灯光
因为谢幕
瞬间灯光全灭
口哨在暗中回响
让我不解她们当中
多数人的屁股两边结有
烧饼大的暗疤,多像国宝
熊猫的眼睛
怯生生地望着台下

20170113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5-16 20:50: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这样的诗。顶一下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5-16 23:49: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没看到你发诗,一发就是好诗。
 楼主| 埂夫 发表于 2017-5-17 07:55:30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5-16 23:49
很久没看到你发诗,一发就是好诗。

一直有写,就是发朋友圈,估计朋友圈朋友烦我跟烦微商一样
 楼主| 埂夫 发表于 2017-5-17 07:5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5-16 20:50
喜欢这样的诗。顶一下

就怕你喜欢啊
无邪1 发表于 2017-5-21 11:3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怕你删除,必看
呆呆 发表于 2017-5-21 17:4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冲击力。
沙沁 发表于 2017-5-21 21: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看到了你撒野的痕迹……
平林 发表于 2017-5-21 22: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题目,吓死了,赶紧收藏。要不没了
 楼主| 埂夫 发表于 2017-5-22 15: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邪1 发表于 2017-5-21 11:32
怕你删除,必看

已经过三天,无法删除了。。。。
 楼主| 埂夫 发表于 2017-5-22 15: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心眼睛
 楼主| 埂夫 发表于 2017-5-22 15: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沁 发表于 2017-5-21 21:06
不错。看到了你撒野的痕迹……

我已经不再撒野好多年,容我再撒一回嘛。。。。
 楼主| 埂夫 发表于 2017-5-22 15:25:50 | 显示全部楼层
平林 发表于 2017-5-21 22:18
看到题目,吓死了,赶紧收藏。要不没了

我已经设置超过三天无法删除了,就让我放一次飞机呀嘿嘿
麦豆 发表于 2017-5-22 22:05: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头尾,多了技巧,却少了点力量

问好
万园枫 发表于 2017-5-23 15:5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惊讶,很久没有这种读感,源于叙述
头像被屏蔽
孟祥忠 发表于 2017-5-23 22:4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7-5-23 22:55 编辑

是不是诗跟分不分行没有多大关系,
真正的诗不分行来读,

仍充满诗意。
也就是说,
任何一首真诗不分行来读,

都是充满诗意的。

我常常把天下所有的诗稿以不分行的形式来读,
当很多所谓的诗稿以不分行的形式来读的时候,
发现它们比小学生作文还不如,
根本就不是诗。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5-23 23: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的隐喻与暗示是物与像的关系,作者给出物,读者读出像。比如最后首业余模特屁股上的暗疤,怎来的?流水线上针车旁长年累月坐着,只是坐着还不行,还与凳子的硬有关,与小幅度挪来挪去的磨(挣扎)有关,这就是暗示的力量。
 楼主| 埂夫 发表于 2017-5-24 00: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麦豆 发表于 2017-5-22 22:05
看了头尾,多了技巧,却少了点力量

问好

问候兄弟,久不见了
 楼主| 埂夫 发表于 2017-5-24 00: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埂夫 于 2017-5-24 00:14 编辑
孟祥忠 发表于 2017-5-23 22:44
是不是诗跟分不分行没有多大关系,
真正的诗不分行来读,
仍充满诗意。

你不配读诗,至少不配读我的诗,先把分行学会,句子读好,再来读诗,当代诗!你事实不配诗歌,你有没有写我不知道,事实也没有写的必要!心灵鸡汤者谢绝!
 楼主| 埂夫 发表于 2017-5-24 00: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5-23 23:01
诗的隐喻与暗示是物与像的关系,作者给出物,读者读出像。比如最后首业余模特屁股上的暗疤,怎来的?流水线 ...

读得仔细,懂我啊,但恰恰我不太喜欢这首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1 20:30 , Processed in 0.15997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